杨绛:好的家庭,好的教育,才有好的孩子

2016-12-17  来自: 青州创艺美术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浏览次数:223

0000101.png

钟书从来摆不出父亲的威严,他比女儿还要顽皮。

阿圆小时候常说:"我和爸爸哥们,我们是妈妈的两个顽童,爸爸还不配做我的哥哥,只配做弟弟。"

有一次,阿圆大热天露着肚皮熟睡,钟书就给她肚皮上画个大脸,被我一顿训斥,不敢再画。每天临睡他还要在女儿被窝里埋置"",把大大小小的玩具、镜子、刷子,甚至砚台或大把的毛笔都埋进去,等女儿惊叫,他得意大乐,恨不得把扫帚、畚箕都塞入女儿被窝。女儿临睡前必定小心搜查一遍,把被里的东西一一取出。这种玩意儿天天玩也没多大意思,可是钟书却百玩不厌。


除了逗女儿玩,钟书也教女儿英文单词,见有潜力可挖,还教了些法语、德语单词,大多是带有屁、屎的粗话。有朋友来时,钟书就要女儿去卖弄。"我就八哥学舌那样回答,客人听了哈哈大笑,我以为自己很'博学',不免沾沾自喜,塌鼻子都翘起来了。"阿圆在书中写到。

钟书写《围城》时,对女儿说里面有个丑孩子,就是她。阿圆信以为真,却也并不计较。后来他写《百合心》里,又说里面有个讨厌的女孩子就是她。这时阿圆稍微长大些,怕爸爸冤枉她,每天找他的稿子偷看,钱钟书就把稿子每天换个地方藏起来。一个藏,一个找,成了捉迷藏式的游戏。后来连我都不知道稿子藏到哪里去了。


"钟书的'痴气'也怪别致的。他很认真地跟我说:'假如我们再生一个孩子,说不定比阿圆好,我们就要喜欢那个孩子了,那我们怎么对得起阿圆呢。'提倡一对父母生一个孩子的理论,还从未讲到父母为了用情专一而只生一个。"

而我对现代教育知道的不多。从报上读到过美术家韩美林作了一幅画,送给两三岁的小朋友,小孩子高高兴兴地回去了,又很快把画拿来要韩美林签名,问他签名干什么,小孩说:"您签了名,这画才值钱!"可惜呀,这么小的孩子已受到社会不良风气的影响,价值观的教育难道不应引起注意吗?

好的家庭,要有好的夫妻关系

我与钱钟书是志同道合的夫妻。我们当初正是因为两人都酷爱文学,痴迷读书而互相吸引走到一起的。钟书说他"没有大的志气,只想贡献一生,做做学问。"这点和我志趣相同。

我爱丈夫,胜过自己。我了解钱钟书的价值,我愿为他研究著述志业的成功,为充分发挥他的潜力、创造力而牺牲自己。这种爱不是盲目的,是理解,理解愈深,感情愈好。相互理解,才有自觉的相互支持。

诗人辛笛说钱钟书有"誉妻癖",钟书的确欣赏我,不论是生活操劳或是翻译写作,对我的鼓励很大,也是爱情的基础。同样,我对钱钟书的作品也很关心、熟悉,1989年黄蜀芹要把他的《围城》搬上银幕,来我家讨论如何突出主题,我觉得应表达《围城》的主要内涵,立即写了两句话给她,那就是:围在城里的人想逃出来,城外的人想冲进去。对婚姻也罢,职业也罢。人生的愿望大都如此。


意思是"围城"的含义,不仅指方鸿渐的婚姻,更泛指人性中某些可悲的因素,就是对自己处境的不满。钱钟书很赞同我的概括和解析,觉得这个关键词"实获我心"。

我是一位老人,净说些老话。对于时代,我是落伍者,没有什么良言贡献给现代婚姻。只是在物质至上的时代潮流下,想提醒年轻的朋友,男女结合重要的是感情,双方互相理解的程度,理解深才能互相欣赏吸引、支持和鼓励,两情相悦。

我以为,夫妻间重要的是朋友关系,即使不能做知心的朋友,也该是能做得伴侣的朋友或互相尊重的伴侣。门当户对及其他,并不重要。

关键词: 家庭   教育   孩子     

青州创艺美术教育咨询有限公司,专营 泥塑作品 装饰画作品 素描作品 书法作品 色彩作品 国画作品 儿童画 儿童创意作品 等业务,有意向的客户请咨询我们,联系电话:15863650207

CopyRight © 版权所有: 青州创艺美术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 XML


扫一扫访问移动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