慢養,給孩子一個好性格

2016-11-13  來自: 青州創藝美術教育咨詢有限公司 瀏覽次數:127


0000101.png


  人生不是短跑,也不是中長跑,是一場馬拉松——馬拉松從來沒人搶跑,因為絕不會“輸在起跑線上”。所以孩子,你一定要慢慢來!

  一位家長說:這篇文章改變了我的很多觀念,我只后悔太晚讀到它:

  孩子,你慢慢來。你,與眾不同,你有權以自己的思想主宰成長。

  孩子,你慢慢來。春天開花,秋天結果,成熟需要時間。小神童和小超人的人生,并不樣樣。

  人生不是短跑,也不是中長跑,是一場馬拉松——馬拉松從來沒人搶跑,因為絕不會“輸在起跑線上”。所以孩子,你一定要慢慢來!

  允許孩子慢慢成長,這恐怕是當前著急,不能慢慢來的事。

  別讓孩子跑錯方向。讓孩子提前學習,避免“輸在起跑線上”,但是違背規律的學習,后帶來的不僅僅競爭中快和慢的問題,而是跑偏方向或者跑反了的問題。

  孩子有自己的成長規律,比如3歲是直覺思維期,五歲才有形象思維,大班的孩子才開始出現邏輯思維的萌芽,8—12歲是記憶力的時期。“讓充滿想象力,充滿創造力的孩子去記憶漢字,背出一百以內的加法,他雖然不理解,但也能做到,帶來的后果是什么呢,想象力的空間被固化的知識填滿了。”

  一項研究表明,在學前班認識較多漢字的孩子,一年級的語文會其它孩子,但是到了二年級,水平就與其它孩子持平了。

  再以畫畫為例,8歲的孩子才能按大人的視角觀察臨摹,在這之前孩子畫畫只是直覺思維的自我表達。讓太小的孩子學習繪畫技巧,告訴孩子太陽應該是圓的,云朵應該是白的,且不說這是對想象力的扼制,至少是一種浪費時間。

  “美術教育中深受其害的就是社會上的這些考前教育。8筆畫蘋果,幾筆調色彩,目的是為了應試,”清華美院教授方曉風在一次學術會議上說,直接的后果是學生臨募能力強,表達能力弱,當然產生不了大師。

  幼教專家說,現在很多孩子三歲開始學輪滑,其實孩子的骨骼并沒有發育好,輪滑會傷害到身體。太早學芭蕾也是一樣,對孩子的骨膜等等都是挑戰。

  “別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,是精明的商家發明出來的一句廣告語,”魯林岳說,“家長被高考綁架還可以原諒,但是如果被廣告左右就太不合格了。”

  興趣班的使命就是把孩子送進名校。孩子們多才多藝,但卻并不享受自己的愛好。“很多鋼琴十級的孩子發誓再也不碰鋼琴,他們不覺得音樂是終生的伴侶,因為音樂奪走了他們玩樂的時間。”一名專門教授鋼琴的老師無奈地說。

  “有時候僅僅是因為太早、太急,家長反而把孩子的興趣扼殺了。”時代小學校長高軍玉講了一個學生的親身經歷,“這個孩子來報名的時候,問我,你們學校要不要學奧數的,我說不學。她拍著手說太好了,我聽到奧數就想吐。到了初中,老師發現她的數學天分,開始讓她接觸奧數,后這個孩子對奧數非常著迷,拿到了大獎。”

  同樣學奧數的孩子,浙江一批孩子曾參加奧數比賽并獲得一等獎,載譽歸來時,主管基礎教育的教育廳副廳長請孩子們談感言,有一個孩子說,“我這輩子再也不要碰奧數了。”

  教育界已經認識超前教育和強化教育的嚴重后果。近,教育部發布《3-6歲兒童學習與發展指南》,公開征求社會各界意見。《指南》很具體地列舉了各個年齡段幼兒的學習和發展目標。例如,5~6歲學齡前兒童,只需“能通過實物操作或其他方法進行10以內的加減運算”,并沒有標明這個年齡段的孩子須認字,只說明“在閱讀圖書和生活情境中對文字符號感興趣,知道文字表示一定的意義”。

  專家認為,《指南》的主要目的,是遏制“拔苗助長”。



  事實上,在許多,超前教育都是被禁止的。學者楊佩昌近撰文《德國憲法禁止學前教育,別把孩子大腦當硬盤》。他說,歐洲許多都有相似立法,德國甚至把這一條寫進基本法里,禁止家長在幼兒園的教學之外給孩子補課。

  “讓孩子一開始就進入快跑通道,非常不人道。”這位8歲孩子的父親介紹說,德國的教育是一種逐漸加速的做法:幼兒園不學專業知識,而是教一些基本的道德,學會與人相處,重要的任務是玩得開心;小學也只是學一些非常簡單的知識(對中國小學而言),到了中學才開始進入跑步通道,但依然還是慢跑。由于德國沒有統一的高考,所以學生壓力并不太大。只有到了大學,真正成年了,才開始進入快跑通道。到了這個時候,終于有了競爭,也才顯示出每個人之間的差異。

  一名日本留學生告訴記者,日本在接受外國留學生時,對學生的學習總年限有嚴格規定,“少一年都要補齊,否則大學不能接收,”目的是不希望學生違背生理規律超前教育,循序漸進地來。

  “現在我們的問題是搶跑,幼兒園學小學的東西,小學上中學的課,到了大學里,反而要補幼兒園該學的東西,比如行為習慣,人格培養。”馮鋼說,“典型的撿了芝麻丟了西瓜。”

  這些應試教育出來的高分孩子,“到了大學,突然間不用考試,就毫無方向感了,” 時任浙江大學常務副校長的倪明江將這種狀態形容為“太空人”。他說,這些“天之驕子”有兩個問題,一是習慣了跟著考試走,離開了試卷,似乎就不知道應當如何去學習新知識,二是思維的依賴性,有相當一部分學生習慣于照著做而不習慣問為什么這樣做;習慣有人指導他做而不習慣主動去做;習慣在很好的條件下去做而不習慣創造條件去做。

  浙大城市學院甚至嘗試用中學模式和軍事化教育方式來管理新生,一位負責人告訴記者,“學生在高中時代好比身上綁了10根繩子,不能一到了大學,就把這10根繩子一下全放了,這會讓他們茫然無所適從,我們要嘗試一根一根放。”

  “如果從幼兒園就開始快跑,需要跑幾年的幼兒園、12年的中小學,那么到大學就精疲力竭了,大家都想休息喘一口氣。所以,你看看中國大學生發展后勁不足,原因就在此。”楊佩昌對記者說。



  教育應該培養什么樣的人?

  案例簡況:

  A、男生:18歲考入北京大學物理系,本科畢業后進入美國愛荷華大學物理與天文系攻讀研究生。28歲通過答辯獲得博士學位……

  B、男生:貧寒農家子弟,以優異的成績考入省級高中,高中期間成績優異,被評為省級三好學生,物理奧數二等獎,后考入省屬大學攻讀生物技術專業……

  C、男生:初中體育成績優異,憑借長跑特長,進入高中,高一時七門功課不及格,從學校退學……

  D、女生:七歲父母離異,隨母親生活,成績優異,組織能力強,順利升入省級高中,從初中起擔任班長,一直到高中畢業,高中學校辯論賽佳辯手,省級學生干部,與同學老師關系融洽,考入澳門科技大學……

  E、男生:4歲選入申奧形象大使;4歲學習鋼琴,師從中央音樂學院鋼琴教授韓劍明;8歲學習書法,師從清華大學方志文;獲獎無數,10歲加入冰球隊,讀人大附中并留學美國……

  問:這幾個學生你喜歡哪一個?按照你喜歡的程度做一下排列?為什么?站在什么角度排列的?

  這幾個人都是真實的案例,這只是一個簡況,有一點需要說明:這僅僅是個案,并不是所有有這樣經歷的人都是這樣,我們只是憑借這幾個案例說明我們要說明的問題。

  個人就是盧剛:1991年11月1日,就讀于美國愛荷華大學的中國博士留學生盧剛開槍射殺了3位教授和副校長安 · 柯萊瑞,以及一位和盧剛同時獲得博士學位的中國留學生山林華。槍殺5人之后,盧剛隨即當場飲彈自盡。

  第二位是。

  第三位是韓寒。

  第四位是我們省一所中學的一個學生的事情。這是一個真實案例,一個非常的女生,組織能力非常強,很會與人相處,人緣也很好,是全校老師和家長公認的好學生,當時高中畢業時她媽媽是做為畢業生家長在全校做發言的。誰都沒有想到,在外人眼里這個的孩子居然,當這個消息傳到學校以后,孩子的任課老師、校長等都非常受打擊,都覺得他們的教育很失敗。

  第五位就是李雙江之子李天一。



  我們先來回答幾個問題:

  01. 我們為什么生孩子?

  02. 做為父母我們需要一個什么樣的孩子?

  03. 我們應該給孩子什么樣的教育?也就是對孩子重要的教育是什么?或者說教育的核心是什么?

  04. 目前孩子缺失的教育是什么?

  讓孩子快樂幸福是每一位父母共同的心愿,但是在孩子成長的過程中,隨著我們的功利心不斷的膨脹,把自己未完成的心愿寄托到孩子身上讓孩子替你完成;因為你的工作不如意,就一定要讓自己的孩子將來要超過你;看到鄰居家孩子考上高中,你就忙著給孩子報奧數班,看到同事家的孩子考上清華大學,你又開始忙找老師給孩子補習。讓孩子失去童年,失去快樂,失去自由,失去健康,終不堪重壓,采取極端的做法:毀滅自己!等到那時候都悔之晚矣!

  所以,讓孩子幸福快樂,健康成長是我們對孩子的希望,所以考試考得怎么樣不重要!讓孩子珍愛生命,不僅珍惜自己的生命,同樣要珍惜別人的生命,所以活著是美好的事情,不論什么樣的事情和生命相比,都是“浮云”,健康快樂的活著是重要的事情,所以教育的終目的是培養健全的人格。

  我們重要的是培養的一個具有健全人格能獨自面對社會的人。這應該是底線,是基本的。然后再根據孩子自身的能力去實現自我價值,為社會做更大的貢獻。


關鍵詞: 孩子   性格        

青州創藝美術教育咨詢有限公司,專營 泥塑作品 裝飾畫作品 素描作品 書法作品 色彩作品 國畫作品 兒童畫 兒童創意作品 等業務,有意向的客戶請咨詢我們,聯系電話:15863650207

CopyRight ? 版權所有: 青州創藝美術教育咨詢有限公司 網站地圖 XML


掃一掃訪問移動端